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槐乡芳草
仰望老鹰降临
澳门线上现金赌场官网县官方门户网站 www.yongshou.gov.cn 2018-05-10浏览次数: 来源:
作者:耿军平 【字体:
  记得刚上小学的时候,体育课上女老师就教我们做“老鹰抓小鸡”的游戏。如今,几十年都过去了,幼儿园的孩子们还时不时玩着这多少有些古老的游戏。可惜的是,现在的许多人包括幼儿园老师,她们并没有真正见过老鹰是什么样子,更不用说这些孩子了。有幸的是,童年时候的我,常常站在家门口,一次又一次地亲眼目睹到老鹰抓走了鸡。那个场景就是现在想起来,也不由得心惊胆颤,身上瑟瑟发抖。
  那时,我们的老村坐落在簸箕形的沟边,全村家家户户住着烟熏火燎的土窑洞。这些古老的窑洞随坡就坎,依崖而凿,或大或小,或深或浅,或连或靠,或背或对,参差错落,沿沟摆布。每家每户都无院墙,打开窑洞门向前走几步,就是断崖壁立的沟壑,空阔深邃,望不到底。沟边密密匝匝长着洋槐、中槐、桐树、枣树等。在村子东沟边的土崖上倒挂着几棵中槐树,老鹰叼了一大堆树枝纵横交错垒上去,铺上厚厚的茅草,就搭成了自己的窝巢。我们站在对岸的土崖上,可以看得清清楚楚。
  清晨,一轮杲杲红日多像颗硕大无朋的草莓,从遥远的天际上,冉冉地升起来了。夜,终于睁开惺忪的睡眼。天朗气清,苍苍凉凉,视野一下子无比辽阔。看见了江山无限,晴川历历,如此多娇,如此形胜。纵横的是沟壑,起伏的是梁峁,波澜壮阔,汹涌澎湃。就在这样的时空里,我们的老鹰早已雄心勃勃,盘踞在一柱“土箭”的尖顶上,像一颗黑色的炮弹,沐浴着黎明的曙色,掸着翅膀,梳理着羽毛,舒活舒活着筋骨,跃跃欲试的样子,似在积聚力量,准备一飞冲天。忽然,一声嘹呖的高歌,只见老鹰奋翮着双翼,像一股强劲的黑旋风,扶摇直上,背负灿烂的霞光,苍茫远去,优游于岁月深处。那个潇洒壮丽的逍遥游啊,就像宇宙的王子,驾驭着山川大地,风行九万里,渺渺于湛蓝的太空。
老鹰啊,让我翘首期盼,让我多么羡慕!
  也许那是个春天,我刚刚把牛羊赶下山坡,它们在坡上散开悠闲地吃草,白头乌鸦在牛羊身上跳来跳去,或在它们头上忽起忽落。突然间,老鹰风驰电掣,一飞冲天。那呼啸奔腾掠起的风浪,吓得牛儿哞哞大叫,惊魂不定;羊群哗然溃散,落荒而逃;一群乌鸦呜里哇啦,翩翩乱飞;我呢,则平展展地趴在地上。等回过神来定睛细看,老鹰已经窜上蓝瓦瓦的天空,飞得很高很高,像一片飘游的黑树叶,最后钻入了白雪雪的云朵里,再也望不见了。
  在我幼小的心目中,老鹰雄风万里、高蹈苍天的气势和气魄,是谁也达不到的。所以,最有趣的还是观看它巡游天下、雄视天下的时候。你看,它不知啥时就从白莲花般的云朵里钻了出来,在天空中踅来踅去,寻寻觅觅。往往这时,老鹰总是平展展地摊开两片簸箕似的双翼,给天下众生们表演着滑翔的绝技,回踅着,回踅着,慢慢地,慢慢地,坠落一轮轮弧圈。说时迟那时快,它忽然径直向草地上的一只兔子,或者一只小羊羔端端地俯冲下去。几乎没等兔子或者小羊羔反应过来,只听见一声惨叫,它们就已经被掳到空中,呼啸着飞到沟那边去了。
  那个时候,矫健凶猛强悍的老鹰常常在村庄上空,或者辽阔的沟壑上空,踅来踅去,或者瞄准门前粪堆旁刨食的鸡鸭,或者瞄准草丛里惊慌逃命的兔子,或者瞄准埋头啃草的小羊羔,然后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俯冲下来,用犀利的爪子攫住小动物,仓皇逃走。儿时的我,曾经不止一次地看到过如此壮烈残酷的场景。经历了老鹰一次又一次的袭击,一旦看到老鹰在天空回旋,我们这些孩子们就一同歇斯底里地呐喊起来:“扑噜——扑噜——”直喊得山鸣谷应,响遏行云。这时,老鹰就会绝望地,也是很不情愿地远走高飞。但是,老鹰一旦像战斗机一样开始向下俯冲了,任我们怎么吼叫也是不起作用的。在我的记忆里,最难提防的是吃午饭的时候。大概老鹰也是非常聪明的,它常常算计到人们吃午饭,就出其不意地下来抓鸡了。只要一听到院子或沟边有鸡嘎嘎叫,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老鹰抓鸡了。于是,都像箭一般冲出屋子。迟了,老鹰又肆无忌惮地拎着一只鸡,从眼前斜斜地射向天空,快如流星,敏若闪电。它俯冲降临和腾空而起带来一股猛烈的风浪,使得树叶飘摇,小草波动。一群鸡和鸭子躲在荆棘乱草里,张皇失措,嘎嘎乱叫。那时,尽管我和我的父老兄弟姐妹们一样,站在沟边,嘴里连声高喊着“扑噜——扑噜——”,鸡还是被抓走了。只是鸡鸭的叫声和人们的喊声交相呼应,在门前的深沟里经久不息地回荡着。
  有一回,在羊群里,老鹰鹐死了村东田五爷的一只羊羔。田五爷曾经买了鼠药,领着哥哥去沟里,把药放到了小羊羔的内脏里了。究竟是否毒死了老鹰,谁也没有见到它的骨殖,谁也说不清楚。反正,从那以后,我们村里的老鹰就不知不觉地消失了。老鹰窝里的那堆干柴,也不知被谁弄下来背回去烧了。
  不久,我就上学念书了,那年我八岁。就是从那时到现在,快四十年过去了,我再也没有见过一回老鹰。如今,每每看到孩子们玩着老鹰抓小鸡的游戏,我总觉得他们的生活里好像欠缺了什么。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